老磁器口豆汁店 (天坛店)

06:00 ~ 21:00

北京市东城区祈年大街天坛

010 6703 5725

就在天壇北門出來過個馬路就到了

老北京人愛豆汁的程度當真不是假的

右邊結帳了就可以到左邊跟阿姨拿豆汁

豆汁

¥1.50

點了豆汁後還會附上一疊鹹菜佐配著

焦圈

¥1.00

雖然早已聽聞老北京喝豆汁都是直接拿碗就口吞了但也是有人跟我們觀光客一樣用湯匙慢慢喝的

雖然本身顏色灰綠且濃稠帶微酸但入口後宛如醃漬物的鹹甘後勁其實也是一番風味

入喉時倒很像熟飯去熬煮成靡狀的稠性

難怪老北京會用鹹菜去搭配豆汁因為入口後過鹹的餘味跟豆汁入喉後的後勁是相呼應的

宛如老油條一般的焦圈提供能吸湯又帶脆感

---

梁實秋先生曾在《雅舍談吃》裡頭談論到豆汁,從他離開北京後就一直想念豆汁不能自己,而遊走了許多地方也找不到老北京這種既怪異又難以割捨的風味,只有北京這個地方才能養成。在北京這個豆汁的發音會有些許不同,像在台灣有些外省老作家會以豆汁兒來喚名,實際上聽到的就很像「豆遮」的音再捲舌上去,講的就是這灰灰綠綠的飲物。

老磁器口豆汁店是由早期的錦馨豆汁店改成,其中這間天壇店因為就在天壇北門對面,位置很適合觀光客造訪,因此口味上會調得較溫和不那麼酸口異味,若新想嚐試的朋友倒不妨從這裡著手。

 

豆汁的原料本是製造粉絲等澱粉後的殘物,以往都是拿去餵豬,然而加了水再熬煮發酵過後就成了這豆汁。不過就算在早期的北平也只有城內人在飲用,說法倒是很多種,一說是以前北平的物資缺乏是窮人家才喝的,另一說是宋朝時就在民間廣傳,清朝時還曾引入宮中做御膳,不論哪種說法都成就了喝得了豆汁的才是老北京的現象。

這豆汁的看起來灰灰綠綠的難以入口,實際上就微稠滑順,就像熟飯長時間熬煮出來的糜粥一般,入口時有股明顯的酸勁先刺激著味蕾,入喉後又殘存著醃漬物發酵過後的酸澀感,但潛藏在下方的就是糜粥的淡淡甘甜,而這樣的回甘在酸澀感下更顯舒適。

而點了豆汁後會附上一盤鹹菜,搭起來倒也十分絕妙,豆汁本身微酸卻沒有鹹味,以鹹菜的鹹度佐配是恰到其位,而入喉的酸澀感跟鹹菜那過鹹的緊澀餘味倒也相互呼應,這種鹹甘後勁的幫助下倒是挺開胃且精神一振的。

焦圈也是北京人吃豆汁時多半會佐配的,用麵團和著鹽、鹼、明礬等去炸製而成,吃起來跟圈狀的老油條幾乎一模一樣,這種硬殼酥脆蘸上豆汁後不僅吸湯又增添口感,也難怪會這樣搭配了。

 

其實豆汁會受歡迎在品嚐後並不難理解,北京因為天冷又乾燥,待久了其實味覺會鈍化,所以不難發現北京很習慣那種醋味很重或油份高的食物來保暖,這時候那種暖暖又帶酸味的豆汁最是舒服又能精神一振,對於接下來的食物也會比較開胃,本身帶點微微澱粉甜就不會太膩,後勁雖然有些酸澀卻又讓人著迷,這麼便宜實惠的熱飲又能清熱顧胃,難怪廣受老北京喜愛。而老磁器口的豆汁算是對觀光客來說比較溫和好入手的,想嚐鮮的朋友不妨來試試再往別間挑戰。

juuj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